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人物  > 海外亲历

里斯本:大航海时代的缩影

来源:留学生杂志

翻开世界地图,如果说葡萄牙狭长的国土像一艘停泊在大西洋岸边的古老帆船,那么首都里斯本就是它一扇明亮的舷窗。500多年前,一只只不惧风暴的船队从这里扬帆起航,造就了一个神话般的海上贸易帝国。欲重温波澜壮阔的大航海时代,里斯本恰好是串联诸多历史事件之聚集区。

大航海时代的起因是产自遥远东方的黄金与香料对偏安欧亚大陆西南一隅的葡萄牙人极具诱惑力。为了打破阿拉伯人从东方到西方传统商路的垄断,向海洋开疆扩土是葡萄牙人寻求财富的唯一突破口。紧邻大西洋入海口的里斯本,就这样伴随着大航海时代的蓬勃发展,步入了巅峰时代。

作为葡萄牙七大奇迹之一,位于特茹河畔的贝伦塔是游览里斯本的地标性景观。这座石砌的四方塔楼将巴洛克式建筑风格融入富有装饰性的阿拉伯元素,纯白的塔身与碧蓝的河水遥相呼应,巍峨壮美。贝伦塔建于16世纪早期,起初是为加强首都的防御系统,后转变为海关、电报收发塔和灯塔。

沿特茹河畔继续前行,与贝伦塔相距一公里的地理大发现纪念碑建于1960年,是为纪念葡萄牙航海鼻祖亨利王子逝世500周年。好似一艘迎风远洋的航船,碑身上33位航海家的浮雕像栩栩如生。站立船头的亨利王子将航海事业纳入葡萄牙的百年大计,开办了世界上第一所航海学校,组织船队出海探险。从而使葡萄牙拥有当时世界一流的造船术与船队,一大批顶极的航海探险家。例如其身后实施人类首次环球航海并证明地圆学说的麦哲伦,以及沿大西洋外海航行绕过好望角,发现印度的探险家达·伽玛。达·伽玛1498年开辟的这条航路打通了东方贸易的窗口,联系起欧、亚、非三大洲,跨越大西洋、印度洋和西太平洋。即使370年后苏伊士运河开通,往来东西方的巨轮依然要走这条航线。这条被称为“海角航路”的著名航道被国王曼努埃尔一世极力推崇,并修建了葡萄牙最为恢宏壮美的热罗尼莫修道院以资纪念。

热罗尼莫修道院建筑群以哥特式与文艺复兴式的完美结合,令人叹为观止。大航海带来的巨额财富,彰显在这里的每一个角落,有记载说葡萄牙每年以5%的航海亚非贸易收入支付修道院的工程开销,历经一个世纪才得以完工。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使整座城市几近毁于一旦,而当时正在热罗尼莫修道院里祈祷的王室却躲过一劫。在教堂入口处,达·伽马与葡萄牙诗人卡蒙斯的棺木相对而列,也许意味着两位葡萄牙史诗般的巨人冥冥之中的灵魂碰撞。

紧邻热罗尼莫修道院,始于1837年的贝伦蛋挞店被誉为葡式蛋挞之鼻祖,其神秘的蛋挞配方就来自于修女们的首创。说来有趣,为追求洗后的衣服挺括,修女们用鸡蛋清浆洗衣服后,剩下的鸡蛋黄便用来制作蛋挞。如今这里总是门庭若市,因为名不虚传的蛋挞饼皮酥脆,馅料甜润,实属人间美味。透过橱窗,食客们可以清楚地观看蛋挞女工的现场操作。若想体验最地道的葡式吃法,记得撒上糖霜和肉桂粉。

“陆止于此,海始于斯。”四百多年前,当葡萄牙诗魂卡蒙斯站在里斯本以西40公里的罗卡角(Cabo da Roca)悬崖上,面对波涛汹涌狂风肆虐的大西洋,创作出史诗《葡萄牙人之歌》,这句千古绝唱就成为罗卡角最完美的注解。卡蒙斯历时20年创作的这部堪比《荷马史诗》的力作,讴歌了大航海时代葡萄牙人不畏艰险,探索海洋的丰功伟绩,其中达·伽马开辟印度新航道的故事占据了大部分篇章。

如今,这块伸入海洋的巨岩就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孤独地守望着沧海天地,目送着一只只航船驶向未知的海洋。在那块面朝大海的十字架石碑上,清晰地雕刻着坐标:北纬38度47分,西经9度30分,当然还有以葡萄牙语镌刻的“Onde a terra acaba e o mar come?a(陆止于此、海始于斯)”。

罗卡角曾被称为“世界的尽头”。因为在地理大发现之前的混沌封闭年代,人们生活在相互独立隔绝的小天地里,不知道赖以生存的地球是方是圆,不知道海外有海,天外有天,每一块陆地上的人都认为自己生活在地球的中心。而正是葡萄牙人怀揣逐利的初心,凭借爱冒险的天性与强大的宗教信仰,在大西洋率先启用了航海罗盘,向广阔而神秘的海洋发起挑战。此后,越来越多的欧洲舰队出现在世界各地的海面上,世界版图随着人们对海洋与陆地的重新认知而一再修订。因此,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在《全球通史》中,把1500年作为世界历史的分水岭。地理大发现结束了世界不同文明之间几千年的相互隔绝,开启了全球文明的新时代。(凌音)

Copyright2014,Guangzhou Overseas Returned Scholars Association
广州欧美同学会 · 广州留学人员联谊会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26753号
地址:广州市起义路144号 邮编:51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