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人物  > 海外亲历

夜半偶遇美人鱼

 来源:留学生杂志

生命如小溪般流淌,人活的就是一个充满激情的过程。我喜欢白雪,是因为它是一种梦想的音符。我喜欢纯朴,是因为那是生命过程中的一种自然美丽的因素。

2016丹麦故地重游,许多往事沥沥在目,让我的眼睛不再干涩。

1998年初冬的一个周五,在丹麦HPP国际志愿者培训学校里,一位德国同学告诉我,周六有一个世界著名人士在德国小城基尔做露天演讲。我对这位人士充满了好奇,很想近距离感受一下他的神秘魅力。那时丹麦还没有加入申根协定签约国,从丹麦去德国还需要签证。时间来不及了,我冒险闯关的结果是被德国边境警察礼貌地挡住了。

回到丹麦欧登塞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回学校的公交车了。我在站台上溜达着,迎面走来了一个流浪汉,他含糊不清地和我搭讪,说他不喜欢工作,不喜欢女人,不喜欢现任右翼政府,就喜欢喝酒与流浪的自由生活。他还说他家就在离车站不远的地方,欢迎我去他那里过夜。

“喔,谢谢,不麻烦你了!”看着他淳朴的眼神,对于他的好意,我有点心动也有点心跳,但装着没事的样子,又同这位热情的流浪汉神聊了一会儿后,他摇摇晃晃地走了,我独自在冷清的站台上继续徘徊。

天冷了,我躲进了站台上的风雨亭里,来回踱步以增加体温。

大约凌晨一点钟的时候,来了一位二十来岁的妙龄女郎,美丽又淳朴,感觉就像是安徒生笔下的那位美人鱼一般。她看了看墙上的汽车时刻表,然后轻声地问我:“先生,你去哪里?”“我去博恩瑟。”她又看了一遍时刻表:“去博恩瑟的末班车已经走了,明天最近的一班车要到早上五点钟呢。”她转过身来指了指火车站后的一栋楼:“你可以从那里乘出租车。”

其实,这一带我还是很熟悉的,安徒生故居就在火车站附近。为了筹集去非洲当志愿者的资金,我还在安徒生故居门口卖过我们自编的报纸呢。在丹麦乘公交车很便宜,而花几百块钱打车回学校,我有点舍不得。

“谢谢你,没关系,我再等几个小时好了。”我朗朗地对她说道。

也许是当年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感动了丹麦国王,也感动了全体丹麦人,他们建立了世界上最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现在丹麦已经没有了卖火柴的小女孩,但是,丹麦人却从过去的苦难生活中培养出了一种善良品质。这位美丽的丹麦女孩热情地对我说道:“你去我家过夜吧,我家离博恩瑟不远,明天早上,你可以从那儿直接乘公交车去博恩瑟。”

来自美人鱼的恩惠,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了。但我不愿意花几百块钱去打车,于是对她说道:“谢谢你,我还是在这里等公交车吧。”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我有三间屋子,我和男朋友住一间,还有两间都空着呢!”善良的丹麦女孩,她猜错了一个来自遥远国度人的复杂心思:其实是我不好意思深更半夜地跑到一个女孩子家里。听到了她男朋友也在的消息,我心里坦然了。在出租车上,我告诉她我曾经是中学老师,不知道她是否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

她告诉我,她和男朋友在附近的一家职业学校里学习家具设计。路上,她给男朋友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有客人要来的消息,让他把洗澡水烧上,再准备一点吃的。

出租车到她家时,空中已飘起了雪花。在一栋小别墅的二楼上,她英俊淳朴的男朋友热情地欢迎我的到来,聊了几分钟后,他说:“你从德国回来,坐车辛苦了,咖啡、香肠和面包都准备好了,你吃点东西,洗个热水澡就睡吧。明早你醒后,冰箱里有吃的,你自己随意用。我们一大早要上课,就不和你聊天了。”

沉沉一觉醒来,已经是早晨十点钟了。她们的卧室门虚掩着,客厅里静悄悄的。我打开冰箱,吃了早餐。突然间一种感动涌上心头,于是,我留下了一封感谢信,带着美好的回忆,离开了那个温馨的小屋。

那夜的雪,下得真大,这是我在丹麦遇到的第一场圣洁的雪。在返回博恩瑟的路上,天地间已是白茫茫一片,只有我乘坐的那台大巴车吱吱嘎嘎地行走其中。

在悄悄流逝的平淡岁月里,这个故事如同一幅剪纸,刻在了我的脑海里。(董瑞祥)

Copyright2014,Guangzhou Overseas Returned Scholars Association
广州欧美同学会 · 广州留学人员联谊会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26753号
地址:广州市起义路144号 邮编:510030